桃花笑

只有一个心愿,
就是有一天能吐出自己的花然后死去。

【双道长友情向】知己同白发


  
 * 双道长友情向
  

  那人的黑发在眼前漂浮过,脸上的表情并不柔和甚至有些冷冽,在转头的一瞬间眉眼舒展开来。
  
  “星尘。”
  
  他念着好友的名字,声音低沉而磁性,带着年少的锐气。
  
  眼前一恍惚,先映入的是一行血泪,他的眼眶之中空空的,不忍去细看眼眶里那一片深邃的黑暗。
  
  “星尘”
  
  他颤抖的念出那个名字,血泪滴在地上污浊了好友雪白的衣袍。
  
  不敢去细究那个名字中蕴含了多少深沉的情感,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然后跌入万丈深渊。
  
  他站在那里,他眼眶中是好友的眼睛,好友的眼睛十分温柔和他周身的气势格格不入。
  
  他看着不远处的好友,净是重逢的喜悦。
  
  “星尘……...

2017-04-04

【维勇】 求之不得 05 光明入侵

    *维克托视角

    *第一人称

    *标题(光明入侵)取自妄想症系列的七重

    【 即使外表没有表现出来,我自己也最清楚不过。

    自己骨子里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我自认没有人能把rose滑的比我好,包括克里斯,他的rose太过注重情欲,只看一眼我便清楚他没有喜欢过某个人。也许你看到这句话的时候就想立刻合上我的嘴巴。但如果你知道我的身份,大概就不会觉得我是骄傲自大了。

 ...

2017-01-14

【维勇】 求之不得 04 无论多少次都会……?

       
  *另类花吐症
  
  *第一视角 

  有意识的时候发现周围的色调都是昏昏沉沉的,窗外漆黑一片隐约有点路灯的光透出来,将窗的框架投影在墙上的海报上。
  
  什么时候……我把维克托的海报又贴回去了?
  
  注意到墙上的海报几乎和以前贴的位置一模一样,深夜中竟然连海报里的维克托都有种令人毛骨悚然的感觉。
  
  不知道睡了多久的大脑特别清醒,我有些苦恼的捋了捋额前的碎发,睡成这个样子晚上看来是没法再睡了。
  
  准备起身时刚略微动了动肩膀就感觉到了身上有件硬质的外套顺着脊椎的弧度滑落,大约是风衣之类的……
  
 ...

2017-01-09

【维勇】 求之不得 03 记忆丧失的痛

 
    *另类花吐症

    *第一视角

    *“花”视角

    大概是在一个天朦朦胧的清晨,早晨特有的一种清新的气味弥漫在空气中,你心情舒畅的等着离家的人归来。在你注视着的楼梯上,银发的男子挽着稍娇小一点的女生的手臂,低垂着头,散落下来的发丝遮住他们的脸庞。

    ——我大概是在那个时候成型的。

    至于我的诞生——

    在很早很早之前我就有了...

2017-01-08

【维勇】 求之不得 02 无法忆起的雪


 *第一视角

*另类花吐症

02 无法忆起的雪

   在清理房间的时候发现一只尘封许久的箱子,箱子里是维克托刚来时慌忙收起的,维克托的海报。

    海报上的银发男子俊美且自信,带着一种征服一切的气势,完全想不到现实里是个孩子气的人呢。我不由得笑了一下,被箱子中的金属物品闪了一下眼睛。

    我眯起眼睛去看,箱中闪着金光让我有些吃惊。毕竟我不记得我曾买过这么贵重的戒指——还塞在箱子中积灰。

    那只戒指有点紧,为了验证脑海中冒出的这句话,我将它戴在左手尾指上...

2017-01-07

【维勇】求之不得 01 开了十一年的花


*第一视角

*ooc

*另类花吐症


  那个人明明长的和我一样,却有着完全不同的感觉。

  笑容十分明媚,眼神却又空洞的像木偶。

  绝望中孕育着希望——事后的我大概会这么回答。

  但是那时的我还不知道这家伙是什么东西就贸然的上前搭话了。

  那个东西笑了一下——笑容明媚的像只蝴蝶。我打了个冷颤,自认即使是在滑rose时也从来没有展现过这种笑容。

  “我是你的花 ”

  它这么回答,语气愉悦到令人胆颤。
  

01 开了十一年的花
  

  早上醒来的时候它没有说话。

  忽然多出了一个人让我有些不太习惯以致于注意到了自己刚睡醒的样子实在有点好笑,隐...

2016-12-17

【薛晓】第五十一次轮回

 薛洋醒来的时候已经天黑了。

    天似乎刚黑,边缘还有一道薄薄的阳光,中央却是只有一团黑色了。那团黑色黑的浑浊,浑浊到几乎像清澈一样,暗暗的遮挡住了光辉,只留一小点照在烂门槛边上的破篮子旁。

    薛洋左右看了看,没见到晓星尘,阿箐也不在。

    “道长——”薛洋唤了一声,没有人答应。

    若是阿箐在,怕是早就忍不住冲出来,嘴里叼个红红的苹果,掐着腰数落薛洋瞎嚷嚷。

    可是小瞎子不在,道长也不在。

  ...

2016-09-17

【静临】神明 00 序

     如果你在池袋大街上大喊一句“折原临也要自杀了!”

    百分之九十九的人会认为你在发神经。

    剩下百分之一是折原临也自己。

    或许因为肉体还是人类的缘故,二十一岁的,自认为是妖怪、怪物——乃至神明的情报屋第一次对手下操纵的人物产生了名为愧疚的情感。

    无论是纵身跃下的少女坠落前流下的泪水。

    亦或者某个已经残疾的人痛苦的呻吟。

   ...

2016-09-12

【韩叶】红白玫瑰

    韩文清意外的,很喜欢红色的玫瑰。

    虽然大红色总不免被说艳俗,可韩文清就是喜欢。喜欢到黄少天第一天来参观他和叶修的新家时只评论了一句:

    你们品味真独特。

    家里的大部分东西都是大红色的,颇有些古代婚房的架势,似乎只差得一个大红盖头韩大大就可以坐在床上等着叶流氓临幸了。

    家中唯一有些清淡的大约是叶修的唇。

    韩文清平日倒是没怎么注意,在一片大红的反衬下这才看出来。...

2016-09-11
1 / 5

© 桃花笑 | Powered by LOFTER